廢人領域

介紹原創病嬌(ヤンデレ),內含限制級,未滿18歲者不得瀏覽(18歳未満閲覧禁止)。有劇透(ネタバレあり)。

【個別感想】ロゼリー


出處:花守の竜の叙情詩


在カロル島有兩個國家在長年抗爭著,一個是エッセウーナ,另一個是オクトス。如今,在エッセウーナ的第一王子──ラダー的率兵進攻後,オクトス不僅被攻陷了,其公主──エパティーク還被囚禁且其他的王族成員也被殺死了。

エッセウーナ的第二王子──テオバルト一直被ラダー視為眼中釘,而ラダー為了確保自己能穩坐王位,便假借「使來日不多的父王康復」的理由,命令テオバルト帶著身為活祭品的エパティーク去召喚傳說的銀龍來實現願望,藉此使テオバルト遠離エッセウーナ。テオバルト十分明白ラダー的企圖,也跟ラダー一樣不相信真能召喚出銀龍,但不聽命又會被視為不忠,所以逼不得已只好帶著エパティーク踏上旅程……。





十五歲的ロゼリー是テオバルト的同父異母的妹妹,兩人之間相差兩歲,而ラダー跟她也是同父異母的兄妹。ロゼリー是父王最寵愛的人,父王也會滿足她提出的任何請求,而她養的狗就是拜託父王叫人從島外的大陸弄來的品種。因為テオバルト常收到人類的惡意,所以討厭包含自己在內的所有人類,不過由於ロゼリー很親近他且是唯一一位會對他真心微笑的人,所以他只喜歡ロゼリー。父王知道ロゼリー很親近テオバルト後,就任命テオバルト負責照顧ロゼリー。



國王只要對ラダー與テオバルト有特別的態度,正妃就會神經質地吵鬧,因此國王只好寵愛ロゼリー來迴避。ロゼリー很親近テオバルト與テオバルト的母親──アナイス,而正妃雖然討厭テオバルト與アナイス,但害怕對テオバルト與アナイス做出慪人的事會讓ロゼリー不高興而引來國王的憤怒,於是就不再做出慪人的事了。ロゼリー的母親因為自己的女兒被國王寵愛著,於是地位就大到能跟正妃對抗而一副游刃有餘的態度,而她對沒後盾的アナイス不僅不屑一顧,甚至還當作是女兒的侍女。



テオバルト從小就知道沒後盾的母親的地位很薄弱,所以在得知父王認定ラダー為嗣子後就栽入了喜歡的學問裡學習,然後會在馬術與劍術中留下好成績來取悅母親。在テオバルト十一歲的時候,母親為了保護踩空的ロゼリー而從樓梯摔下死亡。後來,テオバルト在無意中赫然聽到自己的侍女們與母親的侍女們,居然在背後說母親與自己壞話!初次知道人類的惡意的テオバルト萌生了強烈的厭惡感,因此對任何人都不信任而封閉心房。

ロゼリー認為是自己害死アナイス的,所以哭著向テオバルト道歉並哀求不要討厭。テオバルト並不責怪ロゼリー,而他覺得只有自己能把ロゼリー從罪惡感中解救出來,如果去母親的老家或大陸的大學的話會讓ロゼリー以為被討厭了,所以他決定哪裡都不去而要一直陪在ロゼリー的身邊,並把ロゼリー視為唯一的純潔的存在,只為ロゼリー敞開心房。

之後,テオバルト每天都對著ロゼリー微笑,可是ロゼリー依然不安地低著頭,於是テオバルト就提出「可實現一個願望」的條件來要她取回微笑,而ロゼリー就說要テオバルト長大後娶自己為妻。ロゼリー在以前也曾說過這句話,而テオバルト覺得ロゼリー只是想以這句話當作是寬恕而已,並非真的想要成為新娘,於是就答應了永遠都不會履行的約定。

對テオバルト來說ロゼリー也是個後盾,而ロゼリー的後盾是父王,所以一旦父王去世就會讓ロゼリー與テオバルト同時失去後盾。ロゼリー將來被迫嫁去別國當政治道具的可能性很大,要是兩國關係生變的話就會讓ロゼリー淪落為人質,而テオバルト為了把ロゼリー從公主的宿命中拯救出來,便以「請給予一塊能耕作的土地,並賦予自己與ロゼリー在父王去世後能在那裡生活的權利」來向ラダー請求獎賞。ラダー接受テオバルト的請求,還說就算沒召喚出銀龍也會給予。

テオバルト不想讓ロゼリー擔心,所以什麽都沒說就帶著エパティーク踏上了旅程。テオバルト為了不使エパティーク的身份曝光,便假裝成奴隸商人與奴隸,並用「アマポーラ」這個假名字來稱呼エパティーク,然後還在途中購買一位叫エレン的小奴隸來加強偽裝。

原本テオバルト只是把エパティーク與エレン當作達成目的的工具罷了,不過突如其來的追殺者們卻讓三人在患難之中萌生了特殊感情,這也讓テオバルト與エパティーク愛上了彼此。テオバルト把自己的過去向エパティーク坦白,然後決定要好好保護エパティーク與エレン,不讓エパティーク成為召喚銀龍的犧牲品。後來,遭追殺者們逼到死路時,察覺到銀龍傳說的真相的テオバルト變化為銀龍來脫離險境,然後載著エパティーク與エレン飛回到エッセウーナ的城堡要使ラダー履行約定。



テオバルト一行人抵達城堡後,ロゼリー卻露出テオバルト從沒看過的憎恨表情,而且ロゼリー的手中還拿著短刀!原來ロゼリー認為心愛的テオバルト被エパティーク誘騙了,也感覺自己被テオバルト背叛了,因此無法饒恕エパティーク,也憎恨起テオバルト!

ロゼリー從小就察覺到自己只是被周遭人當作工具看待,除了テオバルト以外都沒人把她當作人來真心對待,因此テオバルト對她來說是特別的存在。後來,對テオバルト感情從單純的兄妹愛昇華成了異性愛,而將來成為新娘的約定也是真的心願。アナイス的死是ロゼリー故意造成的,那時テオバルト把當年最先開的紫花地丁送給アナイス,アナイス也得意地把花插在頭髮展現出來,可是這卻引起還沒收到花的ロゼリー的忌妒,於是ロゼリー就想給點教訓而推倒アナイス,只是沒料到自己會被抓住手腕一起摔下去且導致アナイス摔下樓梯死亡。

起初ロゼリー非常恐懼會因為アナイス的死而被テオバルト討厭,不過テオバルト不僅選擇原諒,從那之後還只注視著她,於是這讓她感到很幸福且滿足了獨占欲。ロゼリー覺得幸福被エパティーク奪走了,也認為テオバルト違背了當初的約定,因此怒火中燒!

由於ロゼリー沒認出在エパティーク旁邊的銀龍就是テオバルト,所以就開始怒罵,不只把失手殺害アナイス的事給坦白出來,還自爆說テオバルト以為是ラダー安排的追殺者們其實是自己暗中拜託父王指派的!因為テオバルト曾原諒過ロゼリー,所以ロゼリー認為要是テオバルト出面道歉的話就選擇原諒,可是說什麽就是無法原諒エパティーク!ロゼリー要エパティーク趕快把テオバルト給交出來,並且還說要在テオバルト面前把エパティーク那自豪的紫色眼睛給刺瞎,使テオバルト不再萌生離開身旁的念頭!



震驚不已的テオバルト好不容易開口叫出ロゼリー的名字,接著說出兩人在最後見面的事使ロゼリー相信銀龍就是テオバルト。ロゼリー對化為銀龍的テオバルト感到驚訝,認為這是エパティーク搞得鬼,所以決定要先來逼問エパティーク怎麼使テオバルト回復原狀!ロゼリー認為テオバルト是因為可能會跟ラダー爭奪王位的事而不安到被エパティーク給迷惑了,所以為了保護テオバルト,竟然在ラダー面前宣告要殺死ラダー,要テオバルト回來身邊!

由於殺害了アナイス卻沒被神處罰,於是ロゼリー覺得是神容許自己能排除掉妨礙的人,加上又有父王當後盾,所以根本不怕會被判罪!テオバルト對ロゼリー的態度與無知愚蠢的自己感到悲痛,以前的厭惡感又激烈地湧上心頭,便不禁咆哮。テオバルト自責是無知的自己讓ロゼリー的心變為惡魔的,也認為已無法導正她的心,而為了不使她繼續犯罪下去,便激動起來要親手了結她的生命!

テオバルト用銳利的龍爪朝ロゼリー攻擊,不過エパティーク卻出面保護ロゼリー,並使テオバルト冷靜下來。ロゼリー非但沒有感謝エパティーク,竟然還拿短刀要砍エパティーク!但短刀卻遭ラダー用劍打掉。ロゼリー對出來妨礙的ラダー感到不爽,接著她靈機一動,想到可以拜託父王來剝奪ラダー的繼承權!然而ラダー卻回應說父王在稍早駕崩了。由於現在的國王是ラダー,所以ラダー就以剛才ロゼリー誓言要殺國王的話來判罪,下令將ロゼリー逮捕關進牢中。雖然ロゼリー向テオバルト哀求伸出援手,可是テオバルト卻無法直視也無法拯救她,只希望她能好好贖罪。

由於銀龍的力量無法使死人復活,因此テオバルト只能放棄父王的性命。銀龍是月神用來消滅惡魔的使僕,而當初テオバルト是跟月神定下契約變成銀龍的,所以テオバルト無法變回人形且必須遵守契約去各地消滅惡魔才行。テオバルト無法再跟エパティーク與エレン在一起,於是就把兩人載到大陸,要兩人好好活下去後就告別了。

人如果犯罪的話,就會失去月神的加護,然後就會被惡魔給奪去影子,靈魂與肉體則會被剛出生惡魔吃掉,而奪走影子的惡魔將能化為被噬者的外貌並增強力量,但腳下卻沒有影子。惡魔為了奪走影子而會引誘人類犯罪,使人類互相憎恨,其憎恨越強奪來的力量就越強。銀龍雖然很強又不老,可是惡魔的數量很多,而且惡魔之母──キャンディッド能持續生出惡魔,所以只要キャンディッド不死就沒完沒了。



失去月神的加護的ロゼリー被キャンディッド盯上,不過ロゼリー不僅不害怕,反倒還很開心地奉獻出影子,要キャンディッド殺掉テオバルト與エパティーク!由於曾是月神的使僕的キャンディッド也是被背叛、被捨棄的,所以就中意上了有同樣遭遇的ロゼリー且樂意幫忙復仇,而剛好キャンディッド受到銀龍的攻擊而負傷中,因此為了回復而把ロゼリー的一切都吃掉了。由於ロゼリー的心與キャンディッド的心產生共鳴,所以ロゼリー被吃掉後其自我還存在於キャンディッド之中,並且能透過キャンディッド的視點得知外面的事!

キャンディッド利用圈套使テオバルト失去銀龍之力,而テオバルト因為失去銀龍之力而導致違背了與月神的約定,於是テオバルト的存在將消失,不過別的銀龍即時賦予加護,使テオバルト變成半人半龍的姿態且暫時能免於消失。之後,エパティーク從別的銀龍得知テオバルト的險境與解救方法後,就毫不猶豫地依照解救方法向月神奉獻出關於テオバルト的一切記憶來使テオバルト恢復原狀。テオバルト復原後依舊保有銀龍之力,並且可以在人形與龍形的姿態中來回變化。

キャンディッド要殺掉エパティーク是很簡單的,但殺死純潔的人並不能奪走其影子、肉體及靈魂,所以為了給ロゼリー欣賞エパティーク的悽慘下場,便企圖把エパティーク的精神逼到絕境,使エパティーク犯罪,如此一來就能奪走影子且能讓惡魔們啃食肉體與靈魂!キャンディッド不但使喚惡魔化為人形去偷襲エパティーク,自己還迷惑エパティーク的侍女去襲擊,要逼エパティーク為了自保不得不傷害侍女!但卻沒成功使エパティーク犯罪。

後來,キャンディッド還利用エパティーク對テオバルト有疑心這點進行迷惑,引誘エパティーク殺害テオバルト!可是卻迷惑失敗了。キャンディッド轉換念頭,要殺害エレン來讓エパティーク知道被奪去重要事物的痛苦,於是找惡魔偽裝成エレン的母親!可是這方法也失敗了。キャンディッド不死心,這次謊稱殺害了エレン來激怒エパティーク痛下殺手!但在緊要關頭時卻被テオバルト妨礙了。

雖然ロゼリー的自我還存在於キャンディッド之中,可是キャンディッド卻認為ロゼリー的自我可能再過不久就會消失了,所以想在自我消失前達成復仇。キャンディッド考慮到ロゼリー的所剩時間不多了,於是就直接要來殺掉エパティーク!テオバルト敵不過キャンディッド,便以願意做任何事來請求放過エパティーク跟エレン,而キャンディッド見狀後要テオバルト砍頭自殺!

就在テオバルト要自殺時,躲起來的另一位銀龍偷襲成功刺了一劍,而テオバルト見狀後也衝上前刺了一劍,使キャンディッド身負重傷!キャンディッド不得已只好打算先撤退,不過就算ロゼリー的自我消失了也依然會繼續復仇!正當キャンディッド要逃跑時,ロゼリー卻突然阻止キャンディッド的行動,キャンディッド的外表也變成了ロゼリー的樣子。



ロゼリー被關進牢裡後,ラダー把テオバルト為了ロゼリー的幸福著想而跟エパティーク在一起行動的理由坦白給ロゼリー知道。ロゼリー不敢相信是自己親手毀掉了自己的未來,所以她為了逃避現實而選擇自暴自棄,然後藉由惡魔之力來復仇,不過這並非是出於憎恨,而是當作肯定過錯的理由。ロゼリー在アナイス死亡時就有注意到自己的罪,可是因為害怕認罪又怕被テオバルト憎恨,因此就選擇了逃避而把罪推給アナイス。雖然ロゼリー從キャンディッド那獲得了安慰,但看到テオバルト拼命地守護エパティーク後卻又不禁感到空虛。

「贖罪,並非是為了讓神原諒而做的,而是為了改變自己而做的。注意到自己的過錯,然後自己承認過錯時,人就能有所改變」,エパティーク的這一番話感化了ロゼリー,於是ロゼリー趁機在キャンディッド身負重傷而意識薄弱時,抵抗キャンディッド的意識出來向テオバルト坦白一切並懺悔。ロゼリー請求與テオバルト能回到之前的兄妹關係,並且希望テオバルト能像孩童時期給個擁抱,也發誓再也不會任性地說要當妻子。



テオバルト以為是キャンディッド偽裝成ロゼリー的,也懷疑ロゼリー或許是假裝懺悔而要偷襲的,便遲遲不敢行動,不過エパティーク見狀後要テオバルト安心地去擁抱ロゼリー。テオバルト上前擁抱了ロゼリー,接著ロゼリー的感情流入到自己的內心,這時テオバルト瞭解到了ロゼリー的感受,然後才相信懷裡的少女是真的ロゼリー。

ロゼリー在自我消失即將消失前拜託テオバルト阻止キャンディッド,然後要テオバルト記住自己一輩子。テオバルト用劍刺進ロゼリー的胸口,而雖然ロゼリー像吐血一樣吐出黑霧,不過她卻像被解放似的安祥地闔上雙眼。不久後,月神親自下凡,把キャンディッド淨化為小貓,而キャンディッド正做著一對兄妹依偎在一起的美夢,代表ロゼリー的自我還存在於キャンディッド之中,然後月神就把キャンディッド連同ロゼリー的自我一起帶回天上……。




原本《花守の竜の叙情詩》是一集完結的,後來是作者因應讀者的要求而寫出續篇的。或許有人覺得只看第一集就足夠了,不過我是覺得務必要看到最後一集,因為這樣才能瞭解ロゼリー的一切,只看第一集跟有看最後一集的感想差很大!ロゼリー的戲份固然不多,插畫也很少,也沒ロゼリー發飆時的插畫,不過值得品閱!而雖然對ロゼリー來說結局並不是完美的,但至少是好的結束。

ロゼリー在5、6歲時就已經知道除了テオバルト以外的周遭人戴著假面具,可能就連アナイス也是非真心對待她的,所以就像テオバルト曾把她當精神支柱一樣,她也把テオバルト當作精神支柱。雖然ロゼリー因扭曲的愛而犯下了罪行,不過讓她產生誤解的テオバルト也有錯,而她情有可原,重要的是她有真心悔改,所以讓我對她的好感度大大增加!說實在的,如果ロゼリー當初不派人追殺,テオバルト與エパティーク也就不會因陷入險境而萌生了愛情,換句話說是ロゼリー弄巧成拙替兩人插了旗。

雖然テオバルト不想讓ロゼリー擔心而什麽都沒說就踏上了旅程,但是ロゼリー不知道テオバルト的去向的話也一樣會擔心啊!而且ラダー也什麽都不說,那麽ロゼリー必定心急如焚地要來找出テオバルト的下落,然後找到時就誤會テオバルト跟エパティーク是在私奔。接下來ロゼリー可能會拜託父王派人抓回テオバルト,如此一來ラダー的計畫可能就會因此失敗,テオバルト想把ロゼリー從公主的宿命解救出來的心願也可能隨之無法實現。為了避免這種悲劇發生,テオバルト與ラダー應該至少要編個謊來使ロゼリー安心才對啊!

テオバルト也沒向ロゼリー解釋為何會跟エパティーク在一起,而且也沒對結婚約定的誤會道個歉,只想著要解決ロゼリー,雖然ロゼリー是有錯,但至少也要化解誤會嘛!這樣才能讓ロゼリー知道自己哪裡有錯。如果ラダー沒有好心地把真相告訴ロゼリー,那麽ロゼリー就會永遠誤解下去而不可能悔改,而テオバルト認為無知就是罪,那麽ロゼリー的罪就是テオバルト所造成的。

最後順便一提,電子版的合本版裡的未收錄插畫沒有ロゼリー……。


花守の竜の叙情詩 | 富士見書房
小說 | 留言:0 | 引用:0 |
<<【商業遊戲】ヤンデレ女神に愛され過ぎる性活~四六時中あなたを見守って参りました。全ての欲望を満たします。愛の証で孕ませてください~ | HOME | 【小說】アンダー・ユア・ベッド>>

留言

發表留言















此留言為非公開

文章的引用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