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人領域

介紹原創病嬌(ヤンデレ),內含18禁。2014年5月12日之後的文章有劇透(ネタバレあり)。

【小說】アンダー・ユア・ベッド


それは盲目的な純愛なのか?それとも異常執着なのか?気鋭が書き下ろす問題作!




28歲的三井直人,在某天下著雨的夜晚搭乘電梯時,因為聞到電梯裡的百合香味而突然鮮明地想起9年前曾暗戀過一位叫佐々木千尋的大學同學的往事,那時是他初次知道幸福的存在。直人為了再次見到千尋及再度想起幸福的感觸,於是委託徵信社查到了千尋的個資。原本直人是打算再看千尋一眼就滿足地離去,但見到她本人時卻不禁感到愕然,因為她變得憔悴又落魄,才28歲的她看起來就像是40歲!直人為了想知道千尋為何變成這副模樣,於是開始暗中觀察她……!



直人雖然出身於富裕的家庭,但身為次子的她卻不被父母疼愛,父母都只疼愛大3歲的哥哥而已。哥哥在19歲時開車出車禍過世了,兩親因為哥哥的死而分居,而直人雖然跟母親住在一起,可是依然不被母親疼愛。直人既不起眼又沒朋友、既不被任何人擔心也不受任何人期待,於是總是被遺忘的他以鋪路石下的無名小蟲來形容自己,不過他並不在乎。



直人上了大學後,暗戀上亮麗迷人的千尋,雖然兩人不同班且沒交談過,不過直人總是在彼此都有修的法文課上暗中看她。某天,千尋偶然地坐在直人的身旁,而那時老師正好點到直人要求翻譯,但被眾人看著時會感到緊張的直人根本腦袋空白到無法回答,不過當下的千尋不只暗中伸出援手,還叫出他的姓氏,於是讓直人既驚訝又高興。直人請千尋喝杯咖啡以示答謝,而兩人在喝著曼特寧咖啡時談到直人的興趣是飼養孔雀魚,於是萌生興趣的千尋約定好要從直人那邊要幾隻來養,但後來由於千尋擔心自己無法好好照顧孔雀魚,因此就取消約定,然後沒多久就遺忘了直人。

千尋畢業後,由於當時不景氣而面試到處碰壁,因此只能進入小型的公司就職。千尋在24歲時,跟公司內的大5歲的浜崎健太郎結婚,並且辭去工作擔任家庭主婦。有在打空手道的健太郎不僅是受人歡迎的型男、很照顧後輩的好前輩,同時也是公司內業績最好的銷售員,說他是公司的英雄也不為過,因此有好幾位女社員都在追健太郎。千尋也對健太郎有意思,所以被健太郎告白時就馬上答應交往,一年後被求婚時也是二話不說就答應。

千尋以為結婚後從此就能幸福一輩子,卻沒想到健太郎竟然是把妻子當作奴隸的暴力丈夫!健太郎不僅規定千尋把家事做到完美,也不準她打扮,也不給予自由使用金錢的權力,甚至還強迫她做低薪的家庭代工且每天沒達到規定的金額不准睡覺,而只要一有不滿意或千尋回嘴時就會拳打腳踢且使用語言暴力!千尋29歲時生下了女兒─木乃美,可是健太郎不但依舊用暴力支配著,也不愛木乃美而把育兒的工作都推給千尋,因此千尋的負擔變得更沈重。

千尋自從結婚後就每天陷入在地獄中,痛苦到曾想過要拿菜刀刺殺健太郎,而當然她很想要離婚,但由於當初是反對父母的入贅婚而堅決離開老家的,所以她根本沒臉離婚回老家。千尋覺得這麽悲慘又可恥的境遇無法跟別人商量,而深信逃亡後必定會被健太郎追到,所以也不敢逃亡,也沒自信能養活自己跟木乃美,更重要的是不想承認曾愛過健太郎的事是錯誤的,感覺就像是自己所選擇的人生的一切都被否定似的,那對她來說太痛苦,因此就不知所措而一直承受著健太郎的暴力。



每天喝5~6杯的曼特寧咖啡的直人在距離千尋的家80公尺的地方租了一棟3層樓的房子,然後在1樓開了小間的觀賞魚店來維生,並且每天都在3樓用裝著遠攝鏡頭的單眼相機偷看千尋。直人把畢業紀念冊裡的一張偶然跟千尋肩碰肩站在一起的照片給裁剪下來,然後放大拷貝貼在牆上!直人還購買服飾店用的等身大人體模型,然後購買假髮、衣服及飾品等等東西,盡可能地把當天的千尋的模樣給重現出來!而直人也曾對人體模型做出擁抱、愛撫、嘴對嘴接吻及抱著睡覺的舉動過!

觀賞魚店開張隔沒多久後千尋就來逛逛,當然她還是遺忘著直人。直人得知她想養孔雀魚但沒錢買設備時,深怕她就這麽不會再來店裡,於是當下就謊稱是慶祝開店而連同設備都送給她,然後請她務必要來店裡買飼料。直人到千尋家安裝設備並放入孔雀魚時,趁著她離開的時機偷走後門的鑰匙,之後拷貝完再偷放回原位!另外,雖然直人一直注視著千尋,也有對著人體模型說話,但他在千尋本人面前還是會緊張。

從那之後,直人就常利用拷貝的鑰匙來潛入千尋的家,對藏在寢室裡偽裝成打火機的竊聽器換電池,然後還會躲在沙發下或床下等等地方偷聽,而為了能長時間潛入,直人還穿著紙尿片呢!直人還有親吻過千尋喝過的杯子的杯緣、帶走千尋拿來擦拭眼淚與擤過鼻涕的衛生紙,甚至還躺在千尋的床上並把臉埋進枕頭來享受味道而興奮勃起過!

直人偷走後門的鑰匙的數日後知道了千尋變憔悴的原因,而他當然是很想拯救千尋,但問題是不知道該怎麼拯救,加上他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違法又異常的,千尋得知後必定會用異樣眼光來看待,所以只能一邊眼睜睜看著千尋被打一邊詛咒自己的無能。直人無法伸出援手,他頂多只能送花束,還有在潛入時清理孔雀魚的水槽、幫忙換木乃美的尿片等等一些小事罷了,然後就這麽過了2年。

直人是喜歡著千尋,可是沒想過要把千尋搶過來成為自己的伴侶,因為他認為自己沒那個資格,也不知道如何使別人幸福,而他只是想報答當時千尋讓他知道幸福的存在的事。直人的心願,就是希望能再度跟千尋面對面喝曼特寧咖啡而已。直人每個月會有幾次想跟人肌膚接觸的時候,這時他就會去喇叭店,然後想像自己被千尋口交。另外,直人還有偷健太郎在凌辱中拍攝的不雅照片!

直人跟千尋是在9年前的7月10日初次交談的,於是直人在每個月的10日都會用千尋的母親的名字來送不同的花束給千尋,並且附上一張寫著「請妳要幸福」的卡片。由於直人經常「拜訪」千尋家,也疼愛著木乃美,所以怕生的木乃美很親近直人,看到直人時會用不清楚的發音說出直人的名字,而直人雖然很高興,不過將來木乃美必定會講更多話,如此一來就會被千尋發現潛入家中的事。

千尋有確認過送來的花束不是母親送的,於是她起初感到很噁心而把花束丟掉與拒收過,不過現在卻認為送花者一定是站在自己這邊的,然後不知不覺就把送花者當作英雄,希望送花者前來拯救自己,所以每個月都期待著花束且把花束當作心靈支柱。千尋多多少少有察覺到家中有人潛入過,而起初她很恐懼,不過當她發現這潛入者居然是幫忙做家事的好人時就不再感到恐懼了,而且也覺得潛入者跟送花者是同一人。

以前還在上班的千尋是公司的女神,不過大男子主義的健太郎認為千尋很任性、自作主張、多嘴、打扮花俏、很熟悉和男性的相處、態度強勢及亂花錢,跟理想的結婚對象差了十萬八千里,所以當初對輕浮的千尋沒啥興趣。後來,公司內包含已婚的男性幾乎都在激烈爭奪千尋,健太郎又是那種討厭競爭輸給別人的人,於是健太郎就加入爭奪戰搶到了千尋。

健太郎訂婚後開始後悔了,他沒想到千尋根本不會做家事,而且還被千尋的暴發戶的父母嫌棄,所以打算解除婚約,但愛面子的他不想被別人嘲笑,也不想讓未婚妻成為別人的女人,於是就改變主意要把千尋調教成自己的理想妻子!健太郎的父親也是大男子主義的傳統男性,健太郎也曾被父親與母親用暴力管教過,所以他也就用「胡蘿蔔加大棒」的手段來把千尋調教成像母親一樣的妻子,而且「胡蘿蔔」的比例還佔了大部分!健太郎的施虐癖在調教中覺醒,所以即使千尋沒犯錯,他也會找個理由對千尋施暴來滿足性慾!而怕千尋再度懷孕,於是都使用千尋的嘴巴且強迫飲精!



某天,千尋接到母親打來的電話,得知父親有可能是得了癌症而要住院,於是擔心不已的千尋想回老家看看父親。千尋苦苦哀求健太郎允許能立刻回老家2~3天,但健太郎不僅不答應,還對千尋的父親冷嘲熱諷,於是千尋就勃然大怒起來打了健太郎一巴掌且怒罵!這反抗讓健太郎馬上發飆起來把千尋毒打一頓!當時躲在沙發下的直人無法阻止健太郎也無法安慰千尋,於是就拿出所有現金快4萬多日幣偷塞進千尋的錢包,讓千尋有錢能去醫院與買藥。

千尋對錢包裡突然增加的現金感到訝異,雖然不知道是誰給的,但她已下定決心要帶著木乃美離開健太郎,而在收拾行李時無意間發現了陌生的打火機。千尋害怕逃回老家會害父母被健太郎打,而且也不想讓父母擔心,於是只好先躲在商務旅館,然後打電話給健太郎要求離婚。健太郎是不抽煙的,所以千尋肯定陌生的打火機絕對不是健太郎的,而她發現這打火機有點重,於是就拆開來看看,然後發現其實是竊聽器。

千尋拿打火機去電器店檢查確定是竊聽器,也從店員那得知這竊聽器的規格,而千尋把竊聽器當作是護身符,所以就請店員換電池使其能發送訊號。由於千尋是用旅館的電話打給健太郎的,於是健太郎就透過電話號碼找到了千尋所在處,然後強行把千尋給抓回來打個半死!還說從今以後外出時會把木乃美關在兒童房內當作人質!木乃美還那麽幼小,加上夏天即將到來,要是她被關在房間裡一整天的話可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千尋如祈求般地對著竊聽器懇求殺掉健太郎,而直人看到這場面後立刻下定決心要殺掉健太郎!直人拿著電擊棒潛入2樓的寢室要偷襲健太郎,但卻偷襲失敗而反被痛毆!健太郎懷疑直人跟千尋有關係,於是要帶他下樓去見千尋來瞭解情況。健太郎在2樓的樓梯處時,被直人的嘔吐物噴到而抱怨起來,而這時直人看到健太郎背對著樓梯,於是就趁機把健太郎推下樓!健太郎因後頭部嚴重出血與骨折而無法動彈。

千尋交互看著直人與健太郎,在思考一會後瞭解直人就是那位遲遲不現身的英雄。直人用自己的腰帶使勁全力來勒斃健太郎,千尋在這過程中則是驚訝又沉默地目睹著。直人打算把健太郎的屍體埋在後院,而千尋為了感謝直人,不僅擦拭掉血跡與嘔吐物來消滅痕跡,還幫直人擦藥與一起喝杯即溶咖啡。直人利用這段喝咖杯的時刻把兩人的往事給坦白出來,然後為跟蹤狂的行徑道歉且發誓不再犯,而訝異的千尋雖然還是想不起來,不過依然感謝著直人。



千尋在直人離開家中之後,拿出大學的畢業紀念冊來翻找,接著看到照片後才回想起來。雖然千尋已跟直人約好要在明天見面來商量今後的事,不過當晚千尋因感到害怕而帶著木乃美到直人的住處借住一晚,而在兩人喝著曼特寧咖啡時,千尋用以前的稱呼來叫直人,使直人知道自己已回想起來。

直人覺得這種漫無計畫的犯罪應該很快就會被發現,不過他並不怕坐牢與死刑,甘願以「殺害心上人的丈夫的跟蹤狂」的身份成為代罪羔羊。已達成心願的直人不在乎千尋將來可能會喜歡上別人,也不在乎可能會被千尋與木乃美給完全遺忘,而現在的他只祈求這幾天非人體模型的千尋能待在自己的身旁……。





本作很有代入感,所以不知不覺間就幫直人加油起來,而視點也有切換到千尋與健太郎,真實描寫出家暴的場面、加害者與被害者的心理。雖然本作是恐怖小說,不過其實內容並不恐怖,只是暴力場面很寫實而已。

健太郎的確是人渣,可是他的態度有部份是受了父母的影響,所以不全是他的過錯。我對被施暴的千尋感到於心不忍之外,也很佩服她的忍耐力,換做是我在發現有人在暗中注視我之前,可能早就過勞死、心靈崩壞、離家逃亡或是殺掉健太郎了!我絕對無法忍受多年來都過這種生活!

直人那不求回報的純愛令我感動啊!雖然他有犯法且異常的部份,不過整體來說是為了千尋在付出!看著他陷入想拯救卻無法拯救的窘境時也不禁跟著心痛!雖然直人在最後覺得心滿意足了,不過我還是希望他跟千尋以及木乃美能一直陪伴在一起!

在缺點方面,劇情中有穿插喇叭店的風俗孃、與直人是同類的男子的故事,但我覺得這兩位的故事是多餘的,就算刪掉也不會影響重點劇情。直人與家族的部份有點描寫太多了,而直人的母親的態度到後來有些轉變,可是卻沒交代清楚,所以我不明白這段的用意何在。如果沒這2點缺點,那麽劇情會更簡單明瞭、節奏會更快。另外,直人並不是千尋的菜,直人也沒啥存在感,那為什麽千尋在大學時會知道直人的姓氏呢?我對這點感到奇怪。


Subliminal 0 - Ohishi Kei Official Website -
小說 | 留言:0 | 引用:0 |
<<【個別感想】ロゼリー | HOME | 【輕小說】ヤンデレな姉妹に四六時中愛し尽くされる〜妊娠するのは私!貴方の遺伝子を子宮で育みたいの!〜>>

留言

發表留言















此留言為非公開

文章的引用

| HOME |